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出版 >  数字资讯 >  正文

2012数字出版年会 李朋义作报告

日期:2012-07-21     新闻来源:中国图书出版网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首先,感谢我们数字出版年会的主办者对我的邀请。前面中宣部出版局刘建生副局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数字出版的发展趋势,发展的必要性进行 了深刻的阐述。孙署长的主题演讲就像在我们中国的数字出版进入关键时期发表的宣言书,发出的一个动员令,实在是令人振奋,令人鼓舞!

下面我就和大家分享我本人,特别是在教育出版领域数字化发展的一些心得。大家都知道,数字化的潮流正在以加速度的方式席卷人类的生活、学习、工 作方方面面,从根本上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思维方式、学习方式、获取信息的方式等等。可以这么说,数字出版的时代已经来临!在这一点上,我们 出版界的同仁们已经达成了共识,截止到去年为止,我已经是第十次参加世界上最大的书展,去年的书展上我得到了这么一组数字,我们大家都知道,出版领域有三 大分工,或三大领域,第一大领域,就是大众出版。第二大领域,教育出版。第三大领域是专业出版。所谓专业出版,在国际上叫做STM,这三大领域中,数字化 程度最高的是专业化出版。数字化的程度或者是从出版的角度说,数字化的产值已经达到了80%。

一个月前,我请世界上最大的专业出版公司的总裁石先生到教育出版集团做高管培训,他在培训中就讲到了目前的数字化程度达到80%。他们的预测,未来几年可能这个公司就不在出版纸质版的图书。

第二大领域,是教育出版领域,在国际上我看数字化的程度达到了40%左右。我的一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美国的一个大公司,集团总裁邓恩先生去年 在国际书展上我们两个人共同做了一个对话,中美高等教育发展的趋势。在去年的论坛上他对听众说,大型的教育出版集团,在未来三至五年内他们可能变成一个象 软件商一样的教育服务商。我们大家都知道,著名的牛津大学出版商、剑桥大学出版商来给我们做高管培训,他给的信息是,剑桥大学出版社在英国的仓储已经停止 运营,在音乐、美术等等领域数字化的程度在15%至25%。

可能大众出版的数字化程度最低,5%,但是有些公司数字化程度还是要高一些的。不管怎么样,数字出版的时代已经来临。

从刚刚孙寿山副署长说的数字发展的产值,每年以20%至30%的速度发展,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数字化的浪潮是滚滚而来。对于教育出版集团来说, 可以这么说,我们不仅是国内最大的教育出版集团,在国际上从教育出版来说,我们也是能够确实是有一定知名度大型出版传媒集团。我可以在这里非常自豪的说, 今天在座的诸位,不管你是出版家,你还是新闻记者,摄影师,在座的还有其他领域的,比如金融领域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没有读过我们集团的教材。绝大部分甚至 全部读着高等教育出版社等等出版社的教材的教育或熏陶。

因此,不管是做传统出版,还是数字出版,都有一个庞大的读者,这个庞大的读者群,这个比较固定的读者群在三亿人左右,在三亿人左右中我们的中小 学教材,占50%以上份额,高中80%以上的份额。高等教育占到三分之一以上的份额,职业教育也占三分之一以上的份额。因此我们非常有信心在未来数字出版 发展的潮流中依然引领数字教育出版潮流的。

下面从三个方面分享我的一些心得:

第一,传统出版者从内容提供商向服务提供商的转型。

随着数字出版时代的到来,传统教材的形态以及编写的形态不断受到冲击,教育信息化和内容信息化的要求将改变数字资源供应链上的传统分工和角色定 位,过去很长时间出版社编辑在现有资源里选择优秀的作品提供给读者。这是一种单向的内容供给过程,随着出版市场的发展变革,读者对于信息的要求越来越高, 单纯的传统的教育出版模式已经不能满足今天的需要。

什么是服务提供商?我举一个例子,大家近两年来都知道,从网易新浪视频上看到推出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牛津大学中文字幕的公开课。除了自然科学 的课程之外,西方的哲学、社会科学等课程受到广大网民,特别是大学生的关注。哈佛大学的著名教授讲的公开课,现在的点击量已经到了一千万的人次。也就是说 中国的在校的大学生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都学过他的课程。这一点上从中央的领导到教育部的领导,以及教育出版工作者对此都是非常关注的。

其实我们的高校、科研院所都活跃了一大批名师都深受学生欢迎,关于中国传统的文化哲学等等生动的课程走出校园的围墙,走向社会大众和国际世界, 是我们教育出版工作者需要思考的重要的文化教育的使命。在这个方面,我们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高等出版教育社已经做了一些初步尝试,承办了国家精品 课程的建设项目,十二五期间计划建成精品视频公开课。2012年已经建成首批一百名精品视频公开课。从2012年至2015年与各大学为主题建成九百名精 品公开课。将多种教材制作成视频,可以网络购买。已经提供了一百多门课程网络定制服务,并开发四十多个学科网站和五百多个数字化的产品。应该说我们这些尝 试,已经形成了初步的商业模式。

当然孙寿山副署长已经说到,国企的大型集团总裁们决定投资几千万进入某个领域做某个项目,我们还是要非常非常之慎重的。没有任何一种商业模式, 没有任何一个项目是确保万无一失的,但是国企的老总们确实就有这样一种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在数字化浪潮滚滚而来的时代,哪有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确保项目 呢?确实值得我们对管理体制机制的一种要求。

未来我们的目标是打造集教材资源课测评系统教学工具再现学习综合性的服务产品,这是关于我们传统的教育出版商向内容服务或服务商转型的认识。

第二,商业模式是向网络平台为核心的新模式的转型。

在数字化网络化趋势不可逆转的今天,互联网成为重要的文化创作平台,文化产品传播平台和文化消费平台,网络文化已经成为人民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 组成部分,承担起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文化建设和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承担体现国家意志的责任。具体到教育出版领域,随着教学方式的变革,直接带来的 就是新商业模式的形成,网络对于教育的改变突出表现在教学和学习从固定时间和固定的地点发展成为随时随地的学习,接受学习的学生可以自由选择学习时间和学 习地点内容,甚至可以学习全球任意自己理想学校的课程,这一点上我讲到的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牛津大学等等已经被他们的网络视频公开课,实践已经证明未来 传统的带围墙的大学的意义。过去传统上说大学是学知识的重要功能,但是未来大学的功能可能主要是大家交流思想,在一起能够融合在一起交朋友。大家知道,大 学的四年,或者是六年,主要的收获是在于学校期间有这么一个非常好的基础的朋友群体,将来到了社会上之后,到了工作岗位之后,有了这么一个非常好的交流的 群体。而学习各种课程,可能确实是变得由于网络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可以除了学习本校的课程,可以学习全世界各个学校的想学习的课程。

在大众出版领域,大家知道苹果、亚马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正在向统一的网络平台的方向努力,在高等教育领域,我们运营着 以下三个重要平台:中国大学生在线,高校参与,面向大学生的网络社区,目前已经有两百多所学生150万学生注册会员。全国高效网络教师培训中心,目前已经 建立起三十个省级的分中心和二十个市级的分中心,三年培训了高等教育的教师。精品课程资源中心,汇集了高等教育、职业教育领域的全部资源课程,网络平台上 展示了两万零两百多门课程各级各类课程,覆盖了高等学校所有的学科专业,吸引了非常多人的点击率,并在着力打造电子书包、全国教学教育资源平台,并且在此 基础上建设学习社区,在学前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等领域我们也在进行着数字化平台建设。下一步我们集团将在此基础上全面打造全国教育出版网络运营的主 平台。

第三,资本的力量影响着教育数字出版的未来。

过去我谈世界出版界的发展趋势,总是谈三个趋势:第一大趋势,叫做资本的力量,就是资本在决定着全世界出版业的发展格局。第二资源的力量,比如 我们出版是一个内容产业,内容产业靠着庞大的内容资源。第三个是技术的力量,尤其近十多年来互联网的传播,使得这一大趋势可以说决定着世界出版业的格局, 决定着我们的未来。

在谈数字化的时候,我想着重谈谈资本。资本的力量,首先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充足的资金是数字出版的基础。从国外的数字出版历程来看,出版 的数字化都是一个需要巨大资金支持的过程。而教育出版本身也是所有出版中投入最大,仅全国大中小学生人数一部手持终端就是一笔天文数字的投资。更不用说遍 布全国各学校的光纤服务器等硬件开支。全国教师培训等软件的开支。数字化出版的时代靠单个企业自身的积累和投资已经无法适应发展的需要,特别是像在我们这 样一个国家,比如说我们的大型传媒集团,百分之百的国有,而在过去传统的几十年发展过程中,传统的出版积累是有限的。比如说教育出版传媒集团可能是在所有 的集团中实力最雄厚的集团之一,但是要拿出庞大的资金来支持这么全国网络教育的大型项目,我们是很吃力的。

前面很高兴听到了孙寿山副署长提出有关的支持政策,当然我们期待着这些支持政策能够落实兑现。尽管教育数字出版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短期内依靠数 字出版自身的盈利与投入,实现盈亏平衡是不现实的。从事数字出版除了有长远的眼光,顶端的设计规划,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从中国出版企业的实际情况来 看,我认为数字出版应该有大设备、大型集团在政府的支持之下,在方方面面的合作模式实现的时候,在集团层面的操作,否则没有办法承担前期高额的成本。

即使是有实力的集团仅凭自身的实力也很难做到,因此借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是一个非常必要的选择。目前向我代表的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马上要演讲 的中国科学出版传媒集团,还有中国出版集团都在进行股改上市的工作,而且进行实质性操作阶段,三大集团股改上市的工作进度还差不多。如果今年能够把各项准 备工作做好,明年实现上市是可能的。而我们自己的预测,上市之后,我们从资本市场或战略投资者拿到的资金,可能会上百亿,这种情况下支持我们的数字出版是 可能的。

二是资源的收购与整合是实现数字化的重要手段。数字出版需要向传统出版机构许多并不擅长的领域,我们搞网络搞电信是外行的,依靠自己摸索学习并不是最优的方案,收购整合已经被证明是一种十分必要的选择,而要有这种选择的话也需要十分庞大的资金支持。

最后我想谈一下国际合作的趋势。

互联网的发展极大推动形成,出版国际合作的距离缩短,时间缩短,信息传递速度加快,交易成本降低。出版的国际合作进一步得到拓展。我们预测,在 未来五年,中国的教育数字出版市场极快的速度增长,面对市场的需求,我们虽然取得巨大进步,但是我们的技术水平、人员素质、销售收入与国际水平差距很大, 作为传统出版企业,我们在数字时代的优势是拥有丰富的客户资源,国外的数字出版的业务和商业模式在技术条件下是比较成熟的。因此我认为起码是教育出版领域 和国际上的合作是广阔的。

面对数字出版发展的新的形势,我想引用英国著名的作家在名著狄更斯《远大前程》的一句话和大家共勉:我发现了一个真理,机会不会掉到我们身上,我们必须去寻找机会。让我们共同努力寻找机遇,携手合作,迎接数字出版的未来,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