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出版 >  数字资讯 >  正文

薛学彦:电子书包里装什么

日期:2012-07-25   作者: 薛学彦   新闻来源:百道网

百道网薛学彦专栏】 若人们接受 “书”可以有其他表现形式,那么,就目前的技术而言,网页模式是人们最熟悉最容易接受的,而“书”的内容自然也可以通过多媒体和链接两个重要的概念使“电 子”的图书区别于传统图书,实现“全媒体”图书的概念。“专家”可能比较认可这种模式,但老百姓不一定能够接受,因为这里已经似乎不存在“书”的概念了, 所谓的“书包”也就出现概念模糊。

    随着iPad的红火,“电子书包”的概念又一次被炒了起来,大家又在进行有关电子书包的大讨论。

    本文也讨论一个问题:电子书包里装什么。

    电子书包里自然要装用于教育目的的教科书。

    问题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除非人们改变自己对“书”的认识,否则,很多人都会认为,书,就得象个书的样子。

    若电子的书一定有个书的样子,就要延续传统“桌面印刷”概念下的模式。这种模式通常有固定的可视面积,固定的字体和字号,固定的媒体位置,还要有篇眉、页 脚、参照、页码等;若电子的书一定有个书的样子,就要有一定的编写体例、受出版规范约束;若电子的书一定有个书的样子,就要有课文、练习,甚至拓展等这种 较新模式的内容组成……若从这些方面讨论电子书包的内容,我们不妨可以准确地说,电子书包里面的内容就是纸质教科书的翻版或者复制,或者是 PageMaker、InDesign 这类软件出片时的版本,或者就是这类软件出片时同时导出的一份 PDF 格式文档。

    “专家”不一定能够接受这种看法。

    若人们接受“书”可以有其他表现形式,那么,就目前的技术而言,网页模式是人们最熟悉最容易接受的,而“书”的内容自然也可以通过多媒体和链接两个重要的概念使“电子”的图书区别于传统图书,实现“全媒体”图书的概念。

    “专家”可能比较认可这种模式,但老百姓不一定能够接受,因为这里已经似乎不存在“书”的概念了,所谓的“书包”也就出现概念模糊。

    用于教育目的的教科书受很多因素制约,不仅有大家熟悉的知识点、阶梯层次等,还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例如汉语就有一种特殊的“书写”现象(有谁已经发明一种“毛笔”使小学生在iPad上练习写毛笔字呢)。

    后一种模式自然会被更多的人接受,毕竟我们处在数字时代、处在电子时代,也可以借助“全媒体”和“链接”将传统教科书的内容延伸,或者人们恨不得把一本传 统教科书的内容变成《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的样子,似乎这样才可以让孩子接受到更多知识,才可以让孩子视野更宽阔,编写者和出版社也才提供最好的服务。

    上面只是从可视的角度谈论电子书包的内容,且似乎本文仍然没有一个结论:电子书包里面装什么。

    是的,没有一个结论。

    不仅本人不可以下结论,甚至所谓“电子书包”标准出台后也不一定能将电子书包内容标准化。

    因为,这涉及太多问题。从传统的角度,至少涉及民族教育模式、思维方式的训练、学习方式、生活方式、文化传承等问题;从技术的角度,涉及技术规范(直到今 天各个浏览器环境仍然出现汉字两端对齐不一致的问题)、排版禁则(我们即使在某些大型网站仍然可以看到足够多的网络排版错误)等。再者,当计算机硬件发展 2至3年一个代次(iPad1 年一个代次)、软件发展 5 年一个代次的今天,有谁敢保证一个电子书包的硬件能支撑一个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这漫长的12 年时间呢(暂且不考虑一个集成块的寿命是否有 12年或者 12年后市场是否仍然可以提供同类型的电子元器件以保证设备正常运行,也不考虑某硬件厂商 12年后已经倒闭)?假如真的是iPad又一次掀起电子书包热潮的话,又有谁能够保证 1 年一个代次的iPad 12年后是什么样子呢?

    教育,是一个极其严肃的话题,是一个不容亵渎的行业,任何一任教育行政长官在制订规范和准则时,都不应该受利益驱使、不应该受到浮躁思想的影响。

    目前,学生的学习愈发依赖互联网,其思维越发懒惰,甚至一部分学生失去创新意识的锻炼。数字化时代,我们要善于使用新的技术,我们还有义务纠正技术对教育产生的不良影响,我们更要清醒地知道如何将先祖文化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