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出版 >  数字资讯 >  正文

薛学彦:增值服务和数字出版

日期:2012-10-31   作者: 薛学彦   新闻来源:百道网

增值服务是近些年出版人说得很多的一个词汇,在教材大战的背景下,增值服务确实能够赢得一些用户,而象有些出版社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增值服务可能是多方面的,如教材培训。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每年在全国各地都有多场次的教材培训,培训作为增值服务已经深入人心。

数字产品服务也可以是增值服务的一个内容,但这个内容一定要做好。就数字出版来讲,数字增值服务产品一定是纸质或者传统介质不能带给用户的内容,是在传统介质之外服务于用户的东西。

理解这个概念似乎很容易,但是仔细想想,目前的教育数字产品类型真的给师生带来了传统介质之外的内容了吗?这确实值得研究,或值得思考。2012 年 9 月下旬的“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教学应用展演”似乎并没有给人们带来能够用增值服务来定义的数字产品。换句话说,展演的教育类数字产品(主要指教材部分)内容,几乎都可以由传统介质(纸质教材、MP3、磁带等)代替。用数字概念把传统介质搬到现代的板子上,不能从增值服务的角度给人们带来实惠,教师和学生甚至更喜欢使用传统介质。所以,若以增值服务来宣传自己的数字产品,那么这个产品一定是不能被传统介质代替的,也只有这样,数字产品才能赢得数字市场和数字用户。

基于数据库的、以学生为中心的、照顾个体差异的学习系统应该是有前途的数字产品,这也恰恰利用了程序的优势,或者这些内容是教师做不到或者很难做到的。一个好的学习平台,不仅能够解除教师的劳动、以便教师能有更多的自由时间进行提高和发展,还应该能够因材施教,并根据电子档案记录学生的学习情况并加以反馈,针对性地提高学生的能力,提高学生学习积极性。但是,出版界的版权概念会极大地阻碍数据库建设,中小型出版社做这类数字产品更加困难。所以,免费使用、资源公开等概念下的、能够避开版权纠纷的学习系统值得讨论。从这个角度讲,有条件的专业出版人是教育数字网络资源的组织者和实施者,同时也保护了自己的纸质教材市场。

技术和硬件都代替不了内容,而在教育数字出版领域,人们更加关注内容。再漂亮的外壳和用户体验,最终都会被人们遗忘,而只有经过深加工的内容才能真正占领教育数字市场。

标签: 薛学彦 服务 数字 出版责任编辑: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