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出版 >  数字资讯 >  正文

首尔大学图书馆的数字化(2)

日期:2013-02-04   作者: 韩敬九   新闻来源:百道网

如果在进行数字化的同时,对书的部分内容进行收取费用的方式也可以作为一种解决方法的话,那么上面所说的问题也许会发生改变。最需解决的是在数码网络环境中如何处理one-user-at-a-time的问题,还有书的部分使用的问题。首先,将区域限制于图书馆等地方的作法是远远不够的。区域限制以后,档案的问题呢?一人下载后,继续复制的行为是被允许的吗?即使限制了档案的复制,那么用打印机打印的行为是获许可的吗?一旦打印以后,复制就变得很容易。还是复制或者打印后,过了一段时间,让这些在图书馆下载的档案自动销毁呢?防不设防,再怎么殚精竭虑,也总是会有相应的新对策的形成。因此最重要的并不是想出完美的措施,而是是否能找出切实可行的方案(viable solution)。 

大学图书馆,不仅在研究上,在教育上也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在解决问题时,就要考虑临时性大量复本的需求,低费用,同时又能对作者和出版社适当的补偿。而公共图书馆,不会因为课程而临时需要大量的复本,但是却存在畅销书需求等问题。所以需要对策来解决这两者产生的类似问题。 

另一方面,数字化有着惊人的可能性。通过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的网络,无数的图书档案可以通过馆与馆之间的连接而与无数的读者见面。这点体现了行政官员们对扩充数字化信息的主张和对未来理想的读书形式的展示。但是对于出版社来说,上述的内容可以说是生死攸关的。想要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除了几所图书馆以外,对于大部分的图书馆来说,就要改变书的支付方式概念,即,从购书费用到根据使用次数产生计算费用的转换。 

除了非法复制的问题,出版社的期刊图书销售量的减少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很久一直存在这样的意识:一本书销售给图书馆,会在书店销售给个人的时候产生消极的影响。而吸收数字化的优点的同时,出版社也需要保障继续制作精良书本的资金。 

第四,新刊的数字化问题。与熟悉于纸质书的一代人不同,新一代人对数码产品更为熟悉。而科技的发展又对数字化产生了促进作用。报纸的读者在急剧减少的这一现象可以看出,纸质书的未来令人担忧。随着阅读的概念产生变化,写作的概念也发生了变化。数字化并不是单纯的模拟(analogue)时代的文本的数码性变换,而是意味着新概念书的登场。而这新概念书,并不一定是罗伯特.达恩顿(Robert Darnton)等人所预见的,而可能存在着多种形式。 

另一方面,在学术性杂志的问题上,专门出版学术性杂志的出版社的作用正在减少,更多的是作者本人直接将文章上传到网络。通过这些变化,可以发现在书的数字化上也正在发生着同样的变化,出版社的作用将发生变化,并且更专业化。文章作者不经过专业性的编辑,而直接将文本登载在网络上。相对的,作者本人无法完成的工作,如专业性的编辑工作,企画,对于照片,图片,地图,视频资料和其他信息的确认,市场营销,以及在其他媒体上著作权的扩大等,在必要的时候出版社就可以代为工作。这时,出版社的功能渐渐向经纪公司的功能的方向靠拢。 

大学与在新刊出版及其数字化有着密切的关系。在这个过程中,出版社的作用和大学图书馆的作用是需要明确区分开来的。前面所说的,在现实中,大学图书馆很难直接承担将大学保存的资料的进行数字化的这一作业。 

纸质书籍的收藏及其数字化后的收藏,在著作权方面有着十分微妙的问题。大学图书馆在追求使用者的方便使用以纸质书形式出版的图书,或者以数码形式出版的图书时,应当对著作者和出版社支付一定的费用。如果大学图书馆无法保障促使出版社继续发行新刊的环境的话,那么大学图书馆会丧失开拓知识的新领域的这一作用,而不可避免地沦为知识的仓库。当需要专业能力才能进行的学术性出版变成任何人都可以从事的工作的话,高难度的学术性书籍的出版将变得极其稀少。 

在出版学术性书籍的新刊的时候,一般会少量印刷,大多数情况下重复印刷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在现实中,书籍的初版在经过长期性的少量销售,等到没有库存之后,书就绝版。但是,虽然为数不多,但是还是有急需这些书籍的人们,而对于这些人们来说书的内容的数字化就变得非常重要。而由于此类书需求量较小,出版社不可能一直维持着库存不让之绝版。这个时候,内容的数字化就成为了一种重要的解决方法。 

那么,数字化的费用由谁负担?著作权又由谁所有?如果复本、多数人同时使用、打印以及复制等得到许可,那么这个“许可”是到以何种方式,到达何种程度呢?将文件数字化后,是否能真正杜绝非法复制与流通呢?费用又是如何计算和被支付的呢?收益是否能够得到保证呢?这些问题等等都是有待解决的,加上许多并存的不安因素也使得数字化的全面开展变得任重而道远。 

在韩国已经存在提供学术性书籍和期刊服务的数据库。这些数据库不仅以书为单位,还提供章节服务,除了阅览以外,还可以购买。当然,图书馆购买书的价格和个人购买书的价格是存在差异的。另外,还有一种方式是通过有合同关系的图书馆进行阅览,而根据阅览量,图书馆向提供阅览服务的企业支付费用。在学校图书馆,学生或者老师们检索需要的研究资料时,随之产生的费用由学校承担。这项服务尽量只在学校内部实行,不过学校也存在许多令人头疼的问题:比如在某个场所进行大量检索或下载的例子时有发生。 

前面也强调了,如果没有出版社的话,大学图书馆获得高难度的数字化内容(contents )的方法将急剧减少,最终只能走向没落。因此大学图书馆和出版社应当一起努力,在数码时代建立一个合理的模式。 

一直以来制作纸质书籍的出版社突然要去适应新的数码环境里,并且这个环境每天处在变化之中,这对出版社来说是一大难题。大学图书馆则应该认识到购买纸质书籍的花费等同于交付使用费用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出版社也应该充分认识到数码图书这一新媒体的登场,并深思如何在网络环境中继续提供优质的服务来确保收益。在新的著作权、出版权概念的基础上,如何计算合理的收费,以及制定相应的承担和分配方式,这些都是出版社、大学图书馆和数据库服务企业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 

谢谢。 

(作者系韩国首尔大学自由专攻学部教授,韩国人类学学会副会长,一潮阁出版社顾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