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出版 >  数字资讯 >  正文

立足知识服务的内容开发与数字出版

日期:2013-02-04   作者: 马学海   新闻来源:百道新出版研究院

东亚出版人会议(EAPC)是一个民间的非盈利性会议组织,由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以及韩国、日本的出版人组成。第14 次会议于2012年12月20日在台北举办,由台湾大学、联经出版公司共同主办,主题是“书的未来与知识的公共化”。本文为大陆参会代表马学海博士所做发言的概要。

一、这是一个“读者”成为“用户”,“学者”和“作者”分化的年代

作为出版人,我们曾经最了解读者,但情况正在发生改变。今天的年轻读者在数字化环境中长大,有着“多任务”的习惯和“多感官”的需求,他们希望内容能关联起来,需要更多可控的功能,他们正在由“读者”变成“用户”,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

不仅读者在变,作者也在变。当一位作者发现自己的作品在网上发表很快流行,给了出版社却被埋没时,他必然会怀疑出版商的价值。已经有不少学者不通过出版商也同样确立了自己的社会影响力。“学者”和“作者”的分化,是目前出版商面临的又一个重大考验。

另外,学者们目前查信息、做研究的方法也在改变(如下图):

面对这些变化,我们再来看数字出版。中国官方统计中正式使用“数字出版”这一概念始于2005年。8年来,我们在产品、技术、生产、规模等方面都有较大的发展,但一个完善的市场体系并没有形成。突出的问题表现在,数字产品与需求的契合度偏低。也就是说,内容、技术、市场这三者存在脱节。

一方面,内容并没能通过技术将自身价值放大(甚至还出现倒退),或者让自己更容易被发现,另一方面,技术也没能在内容上充分施展自己的绝技。如此一来,数字产品的市场表现难免差强人意。让内容、技术、市场形成最佳组合,是数字出版的出路,也是新时期出版商的价值体现。

二、立足于知识服务的出版,是让内容价值的释放实现最大化

“知识服务”(Knowledge Services)是出版业拓展的重要方向,也是打造“内容-技术-市场”最佳组合的一大立足点。

所谓“知识服务型”出版,是指以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为核心,借助数字化技术,通过对内容资源的深度加工,最终形成针对性强、可以与相关服务高度整合的内容产品。具体来说,它包括三大要素,我称之为“3C”:

●以客户为中心(customer-driven):一切从最大限度地满足需求、提升使用价值出发;

●内容组织上的开放性、灵活性、可操作性(context first,相对于传统出版的 container first):以提高内容的可见度、可重用性、针对性为价值立足点;

●技术的综合运用(combination of technology):充分利用不断发展的数字化技术。

以知识服务为立足点的数字出版产品,目前在中国有以下几种主要形式:

- 学习类App应用;

- 按专题进行捆绑销售的电子书;

- 基于海量文献的数据库平台/数字图书馆;

- 基于知识元/事实数据的数据库平台;

- 基于各类学习素材的在线学习产品。

在大众市场,打着“知识服务”旗号的平台和产品很多,但真正让用户享受到实惠的,却是类似wiki百科、百度文库这样的非出版背景的共享平台。这值得我们好好反思。

在专业市场,以同方知网(CNKI)为代表的基于海量文献的数据库平台已经发展了10多年,从模式到技术已基本成型,并开始向更广泛的市场开拓,呈现出良性的发展势头。

表面上看,知识服务产品已经非常丰富,但问题也十分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出版商大量优质的内容尚没能进入这一生态系统,二是已有的海量内容还没有被充分挖掘以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作为国内最大的中文文献数据库平台,同方知网利用自己海量的资源和10多年来积累的大量核心技术,在知识挖掘方面进行了大量开拓性的尝试,涵盖了出版内容的遴选、数字化加工、知识库构建、多元发布等各个方面。近年推出的医药、农业等行业知识服务平台、图片知识库、数值知识库等产品,都深受欢迎。

同方知网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我们与出版商的紧密合作。就在今年,由同方知网提供技术支持的“商务印书馆精品工具书数据库”面世了。知网与上海辞书出版社合作的《汉语大词典》&《康熙字典》数字版也面世了。另外,知网还和大学出版方合作,针对大学学报和技术手册推出了组合出版解决方案,即按主题提取相关内容或知识元,重组成一本新书。

尽管这些产品目前还不够成熟,有待市场的检验,但它们给了出版商很大的想象空间。这些新型产品的市场化,让内容释放出了更多的价值,满足了读者多种类型的需要,同时也能让作者获得更多的收益。

三、知识服务是一个方向,道路还很漫长,面对两大挑战

除了攻克技术难题,服务型出版还需要面对两大挑战:一是优质内容的获取,二是知识产权风险。事业的发展任重道远,利益各方的相互借鉴、紧密合作,始终是成功的关键。

出版商在调整自身价值立足点时,应扬长避短。企图在定价模式、核心技术、内容完整性等方面和维基百科等知识平台一拼高下的想法是错误的。要把重心放在内容的筛选、深度加工以及完美表达上。

做技术的,要尊重内容;做内容的,要热爱技术。出版商应该对技术提供的各种可能性有深入的理解,尽可能在产品开发的早期引入XML技术,为将来的深度标引和多渠道多介质发布做好充分的准备。

最后想说的是,我们目前最缺乏的,是大量的一线实践者,思想家已经够多了。我们需要大量痴迷于技术的编辑、程序员、产品经理、设计人员,我们需要大批优秀的创作者,我们需要源源不断的原创内容。我们当然也要不断地提升理念,汲取力量,但不是在课堂或通过媒体,而是在工作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