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胡晓东:数字阅读及内容产业的未来

日期:2014-06-27     新闻来源:大佳网

阿里巴巴集团数字阅读事业部总经理胡晓东

导语:5月28日-6月1日,第三届(京交会)故事驱动亚洲(StoryDrive Asia)大会及展览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大会坚持走在国际内容产业的最前端,新推亚洲元素,讲述精彩故事。本届大会两大主题分别是“跨媒体讲故事” 和“跨文化讲故事”,旨在为出版和跨媒体版权领域的国际服务贸易交易提供更多的便利。

阿里巴巴集团数字阅读事业部总经理胡晓东于30日下午在大会发表主题演讲——“数字阅读及内容产业的未来”。胡晓东是科技圈里的出版人, 是出版圈里的科技人。按他自己的话说,是从一个“无知者无畏”的莽汉变成了“无所不知”的阅读产业人士。从联想的全球配件产品负责人到多看的创始人,他本人就是成功跨界的案例。胡晓东与现场观众分享了他在数字阅读和内容产业最新发展方面的心得。

以下为演讲实录:

今天的主题是“故事驱动亚洲”,我看到了很多文化圈的人士,除了中国还有很多友好的国家。作为一个做数字阅读的人,我觉得在这里显得非常的卑微,因为我是一个技术男,我觉得我可以为“故事驱动亚洲”这个主题贡献一点点什么东西呢,我想可以贡献一点点我对移动互联对用户带来变化的一些心得,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可以怎么样写故事,用户喜欢什么样的故事,除了贩卖内容以外我们是否还有别的商业机会。我觉得我可以讲讲这些故事,希望对大家有用。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严酷的现象,就是全球范围内图书呈一个下降的趋势。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这种情况在中国非常严重,我们可以找出很多的理由,但是我觉得理由用不着太多,就是读者不看书了,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个原因。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在以前,我们图书业者秉承一种精英的文化,我们自己高高在上,做了很多书籍,为用户读者提供精神食粮,但是今天大家是不是买你的账,我觉得需要打一个问号。今天我们秉承的文化是屌丝文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意味着每个人在寻求个性,有自己的兴趣,希望交互,这样一种心态,好像什么都不信了,以前你说什么是什么,你讲什么故事我都听,我非常津津有味,但是今天我不信了,我有我自己的故事要说,我有我自己的想法要想,这该怎么办。

还有,以前世界上很多经典故事,这些故事流传了很多年,有一些也可以畅销很长时间。但是在今天,我们的从业者越来越不知道如何把握读者的兴趣。当我们刚刚发现一个热点的时候,这个热点已经走开了,怎么抓住呢?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其实没有必要逃避,就是移动互联和社交网络这两个家伙闹的。我们要想它是怎么做到的,它做了什么就把用户改变成这个样子。其实移动互联和社交网络是一个技术名词,但是技术这个东西很厉害,他首先改变了人们的行为习惯,然后进而改变人们的思维习惯,虽然我们有些名词还没有变,但是它背后的含义有了非常多的变化。

比如说以照相这件事情来讲,在100多年前照相术发明的时候,我们看看笨重的设备、专业的摄影师,那种情况下照相的意义在什么呢,他是在留影,他非常有纪念意义。但是家庭照相机发明以后,我们的照相意义又变了,它变为了留住生活中的美好瞬间。很多家都有相框,我们看到一些值得记忆的东西我们要把它留下来,但是到数码相机发明的时候,你会发现我每天都产生了好多好多照片,但是我看照片的时候越来越少,虽然说叫照相,但是照相已经变成了表达摄影者自我的感受,到了今天的手机时代,照相还是叫照相,但是照相的核心价值变成了分享。

照相是这样,阅读会逃离其外吗?讲故事会逃离其外吗?当然也不会。我们会看到,在以前精英文化主导的时期,所谓“文化”这两个字讲的是以文教化,我们人类的文明历史,我们看得到的东西是由书面文化所创造的,但是书面文化就是我们世界的全部吗?可能我们要打一个问号,太多的受到了写书者主观的影响。但是以前我们看到文字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会想到书,甚至大家在写信的时候也会想到用书面语来写。但是在今天,我们每天接触到最多的文字来自于社交网络,来自于Facebook,来自于微信,来自于QQ。当我们看到文字的时候,文字的意义已经变了,不再是书面语,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作者给我们的东西,而是我们身边的朋友给予的有生命力的语言,他等待我去交互,他反映我个性的东西,他等着我去聊天吐槽。

文字的意义、文字的定义变了,知识还是原来的知识吗?我们知道图书是来传播知识的,但是知识可能也变了。以前我们说到知识,知识讲究的是人们的信息拥有能力,所以中国有学富五车的说法。但是在今天,学富五车真那么重要吗?你可以在谷歌、百度获得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同时知识还有另外一个能力,就是信息的理解能力,知《易经》可以治天下,读《论语》可以走遍天下。现在的知识就变成了信息的应用能力和信息的再创造能力,知识的定义也变了,我们的图书业者还是守着原来的时候吗?

同时我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一个问题,以前思想传导的主要载体是图书,现在不是了,思想主导的途径日益走向多元化,日益走向网状而不是线性。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移动互联和社交网络是怎么样改变我们的阅读,阅读本质上是一种思维习惯,移动互联和社交网络改变了人类的思维,所以它必然带来非常多的变化,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个问题才能写好我们的故事。

我们正视了这个问题,但要怎么样解决呢?从这点来讲我有几个建议,首先一点,我们需要认识到一点,我们身处的时代是一个口语文化复兴的时代,传统的书面语方式可能要被打破。同时,作为我们一个图书业者有时候经常会说,碎片化信息是垃圾,冗余的信息很罗嗦,是因为你框到了书面语的困扰之中。我们有没有想到过,如果给碎片化信息以合适的组织形态,它会反映更多的我们世界的全貌。比如说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个内容,书面语一句话就可以说得清楚,胡晓东在某时某地在“故事驱动亚洲”跟大家来分享一个事情,说完了。但是每个人如果在社交网络就此发挥你们的想象、发挥你们的感触,你们大家的东西会构成更为鲜活的这件事情的全貌。

另外一点,有一些媒体的资深从业者问我说,晓东,新媒体该怎么做?我们新的数字出版该怎么做?我们是不是要上跨媒体啊?我们是不是要做APP啊?我说这些东西只是表面的现象,你必须要从内容本体去考虑问题,你要做出符合用户需要的内容产品。你写东西不是为了你自己爽一爽,你写东西是为了给别人创造价值。今天的用户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也许非常简单,我这里面有12个字,说真话、说人话、接地气、有干货,这就是社交网络带来的熟人语境。我们判断新与旧,新故事、旧故事的区别时,不要想那么多表面的花里胡哨的东西,考虑一下你的内容是否符合了现在的思维变迁。

同时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文化业者是承载思想的人,今天的互联网给了文化业者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移动互联让交互无处不在,而交互思想的碰撞才会产生火花,因此我们看到今天的屌丝文化是一个精神的概念,它发挥更多的个性,有更多愿意参与的人到你的行业当中,而不是你一个人闷在小黑屋里去策划一些选题,而是我们敞开心扉、敞开屋子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大家愿意帮助别人,帮助你去完成这个过程,因为人人都是屌丝,人人都来交互,人人都需要展现个性化的东西。

我们怎样让自己的故事更为鲜活,让人喜欢听。我觉得可能有一个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出版行业没有品牌,出版行业只有一个一个的公司的名字,出版行业只有一本一本的畅销书,出版行业总是在做这本畅销书到下一本畅销书的循环,没有积累。我们缺乏内容品牌,我们内容品牌背后是什么,我们缺乏一个人格化的体现,作者有品牌,但是出版社没有品牌,为什么?出版社把自己作为一个机构,而没有一个人格化的展现,而人只有对人产生归属感。为什么我们没有人格化的东西呢,我们完全可以去试试看。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标签: 胡晓东 数字阅读 内容产业 未来责任编辑:管理员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