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出版 >  数字资讯 >  正文

《新消法》出台 出版社打击网络盗版迎曙光?

日期:2014-06-27   作者: 张攀/整理   新闻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已从今年3月15日起正式实施,着重加强了社会诚信建设,充分细化消费者权益,并强化了经营者的义务,尤其是对网络购物等新型购物方式作了专门规定,完善和补充了网络销售平台的责任。这让多年来饱受图书盗版之害的出版社叫好,《新消法》中关于7天无理由退货、销售平台承担连带责任、消费者协会可发起公益诉讼、销售假冒伪劣产品将被记录在信用档案等规定,让他们看到了突破盗版打击困局的希望。日前,京东商城在京联合中国出版协会、相关执法部门以及多家出版社,共同讨论《新消法》或将如何推动打击盗版,特别是网络盗版。与会者一致认为,《新消法》的一些新规定有助于出版社开展相关工作,并将促使网络销售平台加强对自身和第三方商家的约束。但他们也表示,除了出版社和网络销售平台,政府相关部门、作者、读者等也要积极参与进来,打击盗版,维护各方利益,促进图书市场健康发展。

形势严峻

各方需认清网络免费内涵

“京版十五社反盗版联盟”现有成员单位30家。通过每年举办、参与大大小小的打击盗版、维护权益活动,譬如与各地行政执法部门展开座谈、参与国家大型知识产权宣传活动、在多个场合加大联盟的宣传力度等,其已成为国内现有的出版社联合打击盗版的重要组织。

现如今,网络盗版成为该联盟日常工作的一大重点。该联盟秘书长李晶说:“网络盗版现象非常严重,我们会去跟网站直接谈,一些出版社也配备了专门人员负责网络维权。”他强调这些行为或多或少属无奈之举,针对单家网站还好说,全网展开将要花费巨大的工作量。

人民邮电出版社副总编辑向伟对网络盗版的危害也感受颇深。他说:“近年来,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的网络盗版,传播速度更快、范围更广、影响更大,这让出版社十分头疼。”

清华大学出版社数字业务部经理温蕴辉专门针对电子书的网络盗版发表了观点。在他看来,电子书的网络盗版在2013年稍微有所好转,这主要是因为百度、淘宝等互联网大佬从去年开始做自己的数字阅读项目,因此对电子书的管控严格了许多,盗版读物也少了很多。

不过,形势依旧十分严峻。温蕴辉表示,现如今仍存在诸多提供盗版电子书的网站,最麻烦的则是与其中一些网站建立不起有效的沟通机制,甚至根本联系不上。他以新浪爱问为例,该网站属于自然人共享文件的性质,新浪并不审核其中的内容,虽然目的不一定用于销售,但财富值、奖励积分的设置某种程度上还是提高了自然人的共享积极性。“关键是新浪爱问并没有十分顺畅、规范的投诉机制,导致个人或单家出版社很难有精力去坚持到底。”

鉴于此,中国出版协会副秘书长刘炜认为出版社、网络销售平台和相关部门有必要正确认识互联网“免费”二字的含义。他介绍道,一些网站提供免费的电子书、PDF等电子文档,并对外宣称不用于盈利目的。“根据相关法律解释,免费同样是一种消费行为。”他解释道,“网站提供免费内容是为了吸引流量,而出版社对这些网站免费提供的内容,仍需支付版税等各种费用。”

多方诉求

建机制、重协调、勤互动

眼下,不少出版社已经展开对网络盗版的打击工作。人邮社的做法是设置专门人员负责打盗维权,有相应律师团队、专门制度给予支持和保障,同时社内各个相关部门均会参与进来。清华大学出版社通过两个层面来开展工作:业务层面出现问题,会主动跟相关网站沟通、协调;若出现影响范围很大、性质恶劣、涉及金额多的行为,会通过法律层面来进行司法协调。其余做法还包括对版权和定价权的掌控,注意在电子书授权过程中尽量避免因人为原因造成的外泄等。

化学工业出版社总编辑潘正安对出版社现有的尝试表示认可,其中经验值得出版行业学习借鉴。他强调出版社积极打击网络盗版的重要性。“我们必须加强力度,在法律环境下采取一些力所能及的措施,使盗版行为受到更多约束,让他们不能自由自在地去做。”

在这里,潘正安呼吁出版社要加强对著作权的宣传,让公众意识到著作权跟商标权、专利权是同等水平的,并加深对其保护的认识。同时,相关部门也应加大保护著作权的力度,且与国外的先进做法对接。

这个过程却尤为艰难、问题重重。向伟发现,网络盗版的取证十分困难,费时、费力且成本高,经常出现因为等取证而拖延处理的最佳时机;一些网站被举报盗版后就撤下相关内容,风头过后又再挂上去的情况。

这印证了温蕴辉的观点,即单一出版社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打击盗版、维护权益,不仅周期长,执行效果也难有保证。他说:“在如今有众多数字阅读平台,很难去一一协调的背景下,出版社可以考虑就网络盗版采取集体诉讼的方式。”

更多的参会者则是希望各个网络销售平台能够建立一套良好的沟通机制,与出版社或权利人协调相关问题。具体说来,网络销售平台提供电子读物时应更多考虑出版社和权利人的利益,提供一个好的线上、线下接口解决相关问题。

在出版社和网络销售平台互动的同时,双方也要加强自律。出版社要规范图书销售折扣,不能低于成本价卖书,尤其是注意处理库存书时,过低折扣可能会让公众误解书价。网络销售平台也要减轻让利、亏本销售对公众造成的图书成本过低的误解。

最后,针对政府和相关部门,与会者期望能在《新消法》的基础上,将一些原则进一步细化,推出一些更具操作性的规范或办法。

第一是解决网站违法成本过低的问题。据了解,我国著作权法是填平原则,即盗版商盗用作品后,法院判决的赔偿是小于或等于他应该支付的。在与会者看来,对于大型互联网企业来讲,这点钱不算什么,违法成本实在太低。虽然侵犯公共利益可启动民事制裁,处于非法营业额3倍的处罚,但采取这种方式的案例太少。

第二是界定公共利益。刘炜表示,被侵害主体在两个以上,不管是个人还是组织,且被侵犯产品在公开市场流通就可算作侵犯公共利益,但业界和相关部门对此界定并不清晰。出版机构要充分依靠行政执法体系和司法体系,尤其是前者效率更高,维权成本更低。

第三是呼吁网站实行事先审查。现在网站的事先审查主要牵涉政治等敏感问题,版权并不在事先审查的范畴。有与会者提及,文化部2013年出台过文件,要求有文化经营许可证的网站必须做到事先审查;北京市版权局在2011年也曾颁布过一个关于信息网络传播的保护意见。他们呼吁,相关行政管理机关,是否可出台约束网站3万字以上的必须履行事先审查义务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