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出版 >  数字资讯 >  正文

出版业三招破解在线教育难题

日期:2014-06-27   作者: 田丽丽   新闻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随着互联网渗透,在线教育已成为传统出版业在教育行业转型的重要方向。2013年,在线教育突然迎来创业爆发期,据统计,平均每天约诞生2.6家机构,一年增加了近千家。2014年该态势将继续蔓延,并迎来巨额融资,股市上,在线教育概念也逆势飘红。面对蓬勃的在线教育发展态势,被认为具有内容先天优势的出版业如何应对,是按部就班继续布局还是转变思路迎合时势?

紧抓机遇做“慢公司”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话套用在当前的在线教育行业十分贴切。据艾媒咨询(iiMediaResearch)统计,2013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924亿元,2015年将超过1600亿元。对于这个极具吸引力的数字,各路资本早已按捺不住纷纷试水。据国内IT互联网商业信息服务商“IT桔子”统计,2013年1~8月就有23家在线教育公司获得了包括IDG资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等在内的多家机构投资,累计金额逾3.7亿元。2014年2月17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投资在线英语学习网站VIPABC,同阿里巴巴集团一起参与融资的还有淡马锡和启明创投,投资额共计近1亿美元。老牌教育集团新东方已经将其在线教育业务单独分拆,成立一家名为“北京新东方迅程”公司,计划在该领域进行大手笔投资。2013年百度投资传课网350万美元,表明已经开始未雨绸缪。腾讯也在秘密推进在线教育项目,并尝试与QTALK、微信群等结合。

与互联网界火热的在线教育融资相比,出版界的在线教育推进效果则显得有些滞后。虽有不少出版单位在几年前就涉足在线教育,如浙江出版联合集团的同步学、中南出版传媒集团的名师网、时代出版传媒的时代教育在线等等,不少出版社还参与了“电子书包”之类的教育项目,虽然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但目前大都没有形成大的规模和产值。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在线教育需要更多的与互联网技术融合,而这一块恰恰是传统出版单位的短板;另一方面,作为数字出版转型的重要内容,在线教育项目建设往往需要投入较多资金,这也使得出版单位的态度十分谨慎。此外,用户在线学习和付费习惯还没有养成。出版业本身对在线教育市场的敏感度较低、重视度不够,也是出版业在线教育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

但“慢”恰好迎合了当前在线教育行业提倡做慢公司的新提法。在互联网在线教育火热的表象下,严酷的现实是已经有许多的业外公司“还未出名,就已经死了”。德智教育网于2011年8月上线成立,是一家中小学在线学习平台,据称当初投入高达亿元。然而,就在近日,却传来了破产并寻求并购的消息。一个必须直面的现实是,绝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在盈利模式上都没有实现较大突破。而做“慢公司”不仅可以有效避免试错的风险,同时也给付费用户的养成预留了时间。

但是,“慢”不代表不作为。“对于出版业而言,现在是布局在线教育最好的时期”,安徽教育出版社副社长、安徽教育网络出版有限公司总经理阮怀伟认为,“再晚进入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在江苏凤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宋吉述看来,对于综合性互联网平台,出版界基本丧失了建设机遇,“当前各路资本纷纷投入在线教育,说明这一市场的潜力,出版业再不作为,或许在线教育这一机遇,又将与出版业擦肩而过”。

立足教育内容资源先天优势

在众多互联网在线教育界人士看来,引导用户付费就需要花很长时间,而内容突破不力则阻止了行业向前走。“如何使内容具备吸引力又是极具中国特色的问题”,“中国教育体制以及教育观使得对内容的需求又显得更为不一样。在需求最为持续稳定的应试教育市场,内容质量只是一个选择的标准,内容提供方的身份也尤为重要。”“只有两者兼具,用户才愿意付钱。”

从这些观点来看,出版业显然极具优势。几位出版业的数字出版专业人士简单总结了这些优势并提出了建议。天健互联网出版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刘爱民认为,出版企业开发在线教育平台,先天优势还是内容资源,可以以内容资源为基础发展特色数字内容平台,以学校、研究机构、公共图书馆的采购与合作为配套服务,“相比业外的在线教育公司,出版社除有一定的品牌优势外,还有一定的渠道优势”。人民交通出版社数字出版部主任姜占峰认为,除了丰富的内容资源,出版业的优势还在于十分了解用户需求和拥有稳定的作者队伍,“但出版业由于规模小、市场化程度不高等原因,在资金投入、技术积累、人才储备、快速适应和满足用户需求变化方面存在明显不足”。山西出版传媒集团信息中心主任、山西书海传媒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范舒阳认为,就在线教育来说,出版业具有先天的基础内容优势,“是基础教育内容,而不是内容。出版业具有其他行业不具备的优质基础内容积淀,但有待二次开发”,此外,“相比业外的在线教育公司,出版业还具有庞大的用户群和一定的品牌效益”。

据了解,时代教育在线在2013年年底进行了全新改版,向移动互联网教育领域拓展,目前机构用户已达一千多所学校,下一步将向这些机构用户提供内容增值服务,通过服务学校、服务老师,最终满足老师、学校的数字化教育需求,改进课堂教学,提升教学能力。“积累了几十年本土化教育服务的资源一定要善于开发,传统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阶段有独特的地方,时代教育在线的数字化教育即立足于基础教育阶段。”阮怀伟认为,这也是传统教育出版社最具优势的领域。

除了基础教育领域,在专业领域出版单位利用多年积累的内容资源也在布局在线教育,其中的典型案例是,人民交通出版社已经启动并准备投入千万元以上资金,建设和运营交通运输科技人才数字化学习平台和机动车驾驶培训网络课程等在线教育平台,计划利用3年左右时间,逐步建设以交通科技人才数字化学习平台为核心,以航海知识服务平台、机动车驾驶培训网络课程和公路桥梁教学服务平台等为子平台,满足不同行业领域人群知识学习、继续教育、资格考试和技能培训需求。此外,2013年,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和浙江少儿出版社、贝因美合资成立了集贝数媒科技公司,开始对学前教育领域进行探索。

强化技术注重业内合作

新东方在线副总裁潘欣认为,纯粹的互联网人做网络教育创业最大的短板是不懂教育。而对于传统教育机构进入在线教育领域的,需要尽快熟悉和拥抱互联网、移动互联网。

对于出版业做在线教育而言,最大的优势是懂教育,最大的短板恰恰是缺乏互联网理念、互联网技术。如果抛开引导和培养用户形成有效的在线学习和消费习惯这一最大瓶颈,技术问题首当其冲成为最大困扰,“很难招到合适的技术人才,招到了也很难长期留下”、“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技术人才刚刚熟悉出版业的特点又跳槽了”、“IT人才觉得在我们这里不是‘主流’,薪酬待遇也不具有吸引力”,这些话基本囊括了目前各家在线教育单位缺乏技术人才的原因。但是“技术是发展数字教育的前期条件,没有技术作支撑,数字教育很难推进”,阮怀伟认为,随着开源技术的不断提升,在线教育的技术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有效缓解,但是技术的投入是永恒的,只有不断创新的技术才能带给用户更好的服务体验。宋吉述的观点是,对于出版业专门从事数字出版的公司,不能以出版业的标准来衡量,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归纳为互联网行业,在运行机制、评估模式、资本运作手段与方式等各个方面转变思路。

在阮怀伟看来,合作或许是解决目前在线教育各类问题的最大法宝。“不论是在技术还是在内容资源上,各家企业都有独到和创新的地方,如果能各自发挥优势,形成串联结合体,这个力量将推动在线教育产业发生巨大的变化”。2012年4月,由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牵头的数字与新媒体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成立,旨在突破数字出版及应用产品产业发展的关键技术,加速技术推广应用和产业化。据了解,目前联盟成员单位除了在技术上的合作创新外,在内容资源上也进行了有效的共享。阮怀伟希望在出版业内今后也出现这样一个在线教育平台,既有教育领域共性资源,也有各家出版单位个性化、特色化的教育资源,“通过这样一个平台的建设形成产业链,把各家的核心工作串起来,实现利益最大化”。“淘宝同学”似乎已经在做这样的尝试,2013年12月3日,新一代在线教育平台“淘宝同学”上线,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大的精品在线互动课堂,并吸引到了尚德机构、优米网、沪江教育、环球网校等150家教育机构加入。事实上,目前很多出版单位都号称要打造某某在线教育平台。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卫国认为,这或许是个误区,“客观地说,有能力做平台的出版单位极少”。在众多采访对象看来,在传统教育领域最有可能打造这样一个平台的是基础教育领域的龙头老大——人民教育出版社。据了解,人教社的“人教网”已建成基础教育全学科资源网站,用户数已达200多万,“人教数字校园”在全国近200所学校展开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