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人教版《新编学生字典》一本专为中小学生定制的工具书

日期:2015-11-06     新闻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新中国字典从这里开始

朋友,您知道否,人民教育出版社除了出版全国最具影响的中小学教材,她还是我国学生字典的领航者。新中国的字典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1950─1953年,为了全国扫除文盲的需要,在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副署长兼人教社社长叶圣陶的领导下,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写出版了新中国第一部字典──《新华字典》,为帮助人们识字学文化作出了重要贡献。

1979年,著名小学语文教育家、时任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的霍懋征等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提出,社会上读者广泛的通用型字典并不适合小学生使用,应该由国家来组织编写一部真正适合小学生使用的小学生字典。提案转教育部,教育部指示人教社组织编写。人教社再次承担起字典编写的国家重任。在时任人教社社长兼总编辑叶立群的率领下,人教社各学科著名学者、学术带头人,奋战四载,于1983年成功编纂并出版了《新编小学生字典》。这部图文并茂、紧密结合教材教学的字典,开创了新中国学生字典的新纪元。这部专门为小学生编写的字典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受到了广大师生的欢迎,并不断再版、获奖。1987年获“全国优秀畅销书”称号,1988年荣获全国第一届教育图书一等奖,1995年荣获首届中国辞书奖,2013年,字典第4版再次荣获国家级大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图书提名奖。它的版权远输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义务教育的普及特别是新世纪课程改革实施以来,不断有读者建议人教社编写《新编小学生字典》的姊妹篇,出版同时满足小学生和初中学生语文学习的字典。尽管中小学教材编写任务十分繁重,但是人教社并未就此放弃以字典编写为己任的光荣传统,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形势下,毅然于2006年启动了《新编学生字典》这一项目,主动承担起新的社会责任。

《新编学生字典》编写期间,编写团队深入教学一线进行调研,广泛听取师生意见。在语言学界、辞书学界专家的大力支持与帮助下,编写团队在吸收《新编小学生字典》特色基础上,历经6年的艰苦努力,终于在2012年完成了编写工作。字典即将出版之时,恰逢国家关于字典的政府采购政策出台。《新编学生字典》以其特别适合学生使用的鲜明特色和高质量成功入选多地政府采购品种。为使老少边穷及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学生也能分享到优势教育资源,《新编学生字典》如今成为人教社捐助那些地区中小学生的主要品种,目前全国已有数万贫困地区中小学生获得了它的帮助。

一本小字典汇聚一批大专家

《新编学生字典》由经验丰富的专业团队编写,由权威专家组成编委会、审订委员会分别负责组织策划和审订。一本小小的字典,从策划、编写到审订,凝聚了当下众多大专家的心血,令老师、家长惊呼:“这是多么强大的编审阵容!”

在编写者中,拥有高级职称者7位,博士3位,硕士3位,均毕业于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等著名高等学府。其中,资历最深的黄成稳先生是我国著名语文教育家、语法学家,曾长期担任著名语言学家张志公先生的助手,参加过《新编小学生字典》的编写工作。还有谢仁友编审,现任人教社辞书编辑室主任、中国辞书学会语文词典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从事辞书编辑工作近20年;刘玲编审,现任中国辞书学会专科词典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辞书理论与辞书史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耕耘辞书已经30多个春秋;由明智主任编辑,是北京师范大学语言文字学博士;赵志峰高级编辑,是中国社科院语言所博士后……编委会包括了语言学、辞书学界的权威专家和基础教育专家、教材编写与研究专家。其中,曹先擢先生,是北京大学教授、中国辞书学会原会长、国家语委原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研究所原所长,主持过《新华字典》《汉字形义分析字典》等多部字典的编写和修订工作;董琨先生,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原副所长,是《现代汉语词典》的资深审订专家;苏培成先生,北京大学教授、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原会长,主编过《新华大字典》等多部重要辞书。编委会中的殷忠民、韦志榕、郭戈、王岳几位编审,也都是我国基础教育专家、教材编写与研究专家。

审订专家有曹先擢、晁继周、董琨、韩敬体、何九盈、李宇明、苏培成、王理嘉、王宁、王铁琨和周明鉴,都是国内一流的语言学家、辞书学家。

这些专家中有的已年逾古稀,有的要务缠身,但是为了这本惠及中小学生的小字典,他们不顾体弱多病,放下手中要务,兢兢业业、一字一句地审阅校样,修改释义。看到浸透着这些老专家心血的审订稿,我们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它是学习型辞书的典范

著名文字学家、教育部汉语辞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王铁琨先生指出,从辞书使用的性质上看,辞书大致可以分为两类:通用型辞书和学习型辞书。通用型辞书的读者对象是普通大众,无论年龄大小、职业身份,都可以用,主要为普通大众提供字词的写法、读音和简明的释义。学习型辞书的读者对象主要是学生,它不光提供字词的写法、读音和浅显易懂的解释,还为学生提供学习中易错易混内容的提示和辨析,以及字词背后的语言知识、百科知识等。

而通用型字典因为其主要供人查检,只提供读音和释义,并不全面提供学生所需要的其他方面知识,因而少有学习板块。学生对此每每深感不足。

丰富而巧妙的学习板块是优秀学习字典的必备结构,而《新编学生字典》完全符合这一特征。它的板块设计让中小学学生感到非常友好、十分贴心,充分发挥了它对中小学语文学习的重要辅助作用,其中针对学习需要找准知识点设计板块就是《新编学生字典》的一个鲜明特色。

在“词语苑”板块,《新编学生字典》提供了大量由字头构成的正序或逆序词语,包括双音词、成语、熟语等,有助于学生积累词语和提高组词能力。

在“笔顺”板块,《新编学生字典》重点提示了书写笔顺易错字的笔顺,如“里”字的第五笔是竖不是横,“火”字的第二笔是短撇不是长撇,诸如此类的“提醒”有助于学生养成正确的书写习惯。

在“形近字”板块,《新编学生字典》从形、音两方面指明了形近字的区别,如“赌bó”的“bó”是“搏”还是“博”字等,有助于学生消灭错别字。

在“多音字辨析”板块,《新编学生字典》解释了音与义的联系,如“当dānɡ年”和“当dànɡ年”的不同等,有助于学生纠正错误读音。

在“词义辨析”板块,《新编学生字典》主要讲解了近义字词或易混易错字词的区别,如“不负众望”和“不孚众望”等,有助于学生提高表达的准确性。

在“注意”板块,《新编学生字典》重在提示字词的规范写法与用法,如提示“昂”字的下边是“卬”等,有助于学生准确掌握语文知识。

因此,《新编学生字典》的学习板块并非仅为活跃版面而勉强设置,而是确为实用的目的,具有辅助中小学学生学习的显著作用。

学习板块的设置得到了广大师生的好评。北京教育学院丰台分院原副院长、语文特级教师李镗认为,“字典的学习板块和语文教科书的学习内容相呼应,充分考虑中小学学生的认知特点和学习需要。

中小学学生在学习汉字时,字词系联有助于提高学习效率。像‘词语苑’板块突出了字的组词功能,对不能单独成词的汉字,尽可能多列出一些常用词。别字一般是出现在易混词中,所以把错别字放在字典中辨析,非常有利于学生提高语言文字运用能力。”

它从中小学生认知出发

《新编学生字典》从收字、释义到插图设计完全以中小学学生为中心,紧密结合了教材,紧密结合了中小学教学的需要。

收字数量与类型直接影响到字典的面貌,也是普通读者最为关注的内容。语言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研究员晁继周先生指出,“有的人认为,一本字典收的字越多越好。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观点,或者说是误区。对小学、初中生来讲,收的单字太多,许多字用不上,甚至一辈子都用不上,那就白白地占用了字典的篇幅,十分浪费,得不偿失。学生背着负担沉重自不必说,关键是在有限的篇幅内,用不着的东西多了,用得着的信息也就少了,字典的适用性、实用性就会大大地降低。”他认为《新编学生字典》根据中小学教材,参考国家最新语言文字规范,确定收入单字6000 多个是恰当的,完全能够满足中小学生课内课外和阅读名著的需要。

考虑到初中生、小学生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新编学生字典》对释义内容的编写坚持了简单通俗、易于理解的原则。例如,常用动作“走”,《新编学生字典》用“步行”来解释,小学生就很容易读懂。如果用“人或鸟兽的脚交互向前移动”来解释,小学生可能就迷惑了。

释义的通俗还体现在避免使用高深的专业术语、避免成人化。例如,《新编学生字典》对化学元素用字的解释,主要描绘物质具体的物理属性,如颜色、形状、气味等;指出人类必需的微量营养元素,以及人类摄取它们不足或者过量会产生哪些后果等。这样释义,不仅有针对性地降低了理解难度,还增强了知识性,受到了中小学师生的欢迎和专家的肯定。

另外,结合教材为学生释疑解惑是《新编学生字典》的另一鲜明特色。例如,课文所选古诗中“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疑”字,其他字典大都采用传统的解释“怀疑”,但最新的研究成果表明,此处的“疑”字应释作“好像、仿佛”。《新编学生字典》在咨询了权威专家之后,最终采用了这个解释。对此,中国辞书学会学术委员会原主任苏宝荣教授称赞说,这“不仅使字典的释义更加准确、精细、得体,也使小学生对代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古诗文的理解有了一个较高的起点”。

丰富的插图是《新编学生字典》的第三个重要特色,它包括了动物、植物、器物等多种类型的近百幅插图,使学生对字词有更加直观、形象的理解。《新编学生字典》的插图具有针对性。对于香蕉、苹果等常见水果,字典并未提供插图;相反,有些不常见、不易识别的动物、植物,就很有提供插图的必要。如“牡丹”和“芍药”,都花大而美丽,不易区分。字典便为它们配了插图,可让中小学学生直观地感受到二者的外形差异。又如,中学语文教材《荆轲刺秦王》中有“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而骂”句,其中“箕踞”一般解释为“坐在地上,两腿分开,形状像箕,是一种轻慢傲视对方的姿态”。但今天的人们对此解释仍然感到困惑。《新编学生字典》根据出土的古代陶俑绘制了“箕踞”图,便清楚显示了其动作特点在于双手的放法。

对此,北京第十五中学校长、语文特级教师何贤景深有感触地说:“‘箕踞’到底是怎样一种坐姿,说老实话,教了几十年语文,要很准确地解释并不容易。《新编学生字典》绘制了这么一个插图,多年的困惑涣然冰释了。一幅好插图赛过一篇好文章啊!”

它有三道关卡保证质量

字典是学生心中无声的老师,具有规范的作用,其责任之重大不言而喻。编写组的老师都是辞书界的宿将,但工作中总感慨是如履薄冰,越编胆子越小。为了确保质量,《新编学生字典》的编写工作设置了三道关卡。

第一道是编辑关。虽然是一本中小学生使用的字典,但是人教社安排了两位具有副高、正高职称的编辑担任责任编辑。他们从字的结构、体例、内容上全面把关,对每次校样都认真细致地修改,不怕繁琐。为了方便与排录人员及时沟通,避免不必要的错误,责任编辑还多次赶赴工厂当面指导。付型之前,整个辞书编辑室还要通读两遍校样,并充分发挥计算机的优势,查漏补缺,及时发现并改正错误。

第二道是校对关。除了利用本社的专业校对力量外,出版社还专门聘请国内著名辞书审校专家进行审校。他们不仅校正了文字,而且对内容、体例等也进行了审读,帮助责任编辑把好关。

第三道是审订关。人教社辞书编辑室根据各位审订专家的专长,请他们在全面审订的基础上,重点审订各自擅长的内容。如语音研究权威、北京大学教授王理嘉先生专门审订了字音;著名科技专家、中国辞书学会学术委员会原主任周明鉴先生专门审订了百科条目的释义。

《新编学生字典》的编校质量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顺利通过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质检中心的严格检测,也受到辞书学界、语文学界专家与广大师生的好评。

语言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副主任程荣研究员举例称赞道:“我抽查了不少单字下面的‘词语苑’的收词,发现它的收词不管是正序还是逆序,所有的这些词语,在前面单字后面的各个义项当中的举例没有一个重复的。由此可以看到编纂者和修订者在设计上的用心,也能看到这部辞书在编纂上的严谨性。”

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委员会理事长顾之川教授说:“《新编学生字典》是名家之作,辞书精品,值得信赖。”今年8月,人教社赴甘肃作辞书调研和回访,兰州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的朱伍兰老师说:“《新编学生字典》权威、实用,人教社的字典就像她的教材一样,是我们师生最认可的。”这是对人教社辞书的高度肯定,也是鼓励和鞭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