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星期四

农历五月廿四

谷新矿:推广普通话的大国工匠之作

日期:2019-11-19     新闻来源:中国教育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

陈章太  李行健  主编 语文出版社


推荐语

  《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共5卷,主要聚焦“北方话内部以及北方话同普通话及其他方言在基本词汇上的一些有意义的异同现象”,对推广普通话具有重要作用。本书荣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和第三届中国辞书奖一等奖。                            


  走进北京朝阳门南小街51号,一栋古朴的大楼出现在眼前。这栋大楼建于新中国成立之初,承载悠悠岁月,见证了国家简化汉字、推广普通话、制定和推行汉语拼音方案的历程,留下了胡愈之、吕叔湘、李行健等前辈社长的足迹。

  吾生也晚,未能一睹社会活动家、出版总署署长兼我社第一任社长胡愈之的真颜,也未能得到以八十多岁高龄仍担任社长兼总编辑的吕叔湘先生的教诲,但幸运的是,一踏进语文出版社的大门,第一次拜会老社长李行健先生,他就给予了我许多支持,让我对执掌这家全国唯一的语文专业出版社有了信心。

  行健先生数十年如一日,致力于语言文字的规范化、标准化研究,被誉为中国语言学界的“活化石”。为推广、普及普通话,消除语言隔阂,促进社会发展,1984年,他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的陈章太先生响应吕叔湘先生号召,共同提出进行北方话基本词汇调查研究的构想。经多次论证,“北方话词汇调查”于1985年底正式立项,1986年被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列为重点科研课题,后又被列为国家社会科学“八五”期间重点项目。课题组从立项、调查,到整理、编纂,再到《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的出版面世,不知不觉间,十几个春夏秋冬过去了。

  黑河、白城、佳木斯,敦煌、哈密、乌鲁木齐,昆明、蒙自、大理……翻开这部5卷本的著作,透过书中的方言区示意图,我仿佛看到一个又一个调查小组,在那个交通还不便利的年代,拎着行李带着书包,赶火车、坐汽车,风尘仆仆,辗转于各个方言点。而在每个方言点,他们通常一待就是一个月,物色当地有一点文化水平的中、老年人,听他们发音,并用国际音标记录下来。为什么选择这些人呢?前言中做了交代:“因为他们的方言比较地道、稳定,较有代表性,而且知识比较广泛,掌握方言词语较多。”仅此细节,就能感受到调查组的用心和匠心。据统计,全书共收录了93个地点的音系、2645条词语、63幅方言地图。这些数据,反映了“北方话内部以及北方话同普通话及其他方言在基本词汇上的一些有意义的异同现象”,也无声地诉说着上百位语言学专家学者以建设民族共同语为己任的使命担当。

  “梅花香自苦寒来”。1996年10月,《普通话基础方言基本词汇集》正式出版。吕叔湘先生题写书名并作序,高度肯定这部著作“对我们制定和推广普通话的有关规范以及其他有关工作必将起重要的作用”。1997年,这部著作荣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和第三届中国辞书奖一等奖。如今,经历岁月的沉淀,这部著作对汉语方言研究、对推广普通话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凸显,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寒来暑往,我与语文出版社结缘已近两年。每当看到这部著作,我都感受到了一代代语文人埋头苦干、精益求精的大国工匠精神,从中获得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化成一句话,就是:接过历史和时代赋予我的重任,引领全社上下“用心出好书”,为国家语言文字事业添新砖、砌新瓦,打造更多的精品力作。


精彩书摘

  一个民族或一个统一的社会,必须要有一种共同的语言,才便于相互交际,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这个事实,在我们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信息时代到来的今天,显得更加重要和突出。因此,研究如何更好地建设高度规范的共同语,就是语言工作者责无旁贷的任务。给语言建立明确的科学规范,并将这种“规范”努力推广,就是促进语言健康发展和高度统一最重要的手段。这个道理已被我国几十年来的语文工作经验所证实,也为今天更多的人所接受。

标签: 工匠 大国 普通话 推广 谷新矿责任编辑:管理员2